哲哲惊异地:噢?什么原因,让你不肯嫁大汗?大玉儿迟疑地:我不是不肯嫁大汗,而是……除了一个人之外,我谁也不能嫁!哲哲先是意外,然后紧张地:什么人?大玉儿迟疑半晌,终于咬咬牙,下决心道:多尔衮!哲哲面色微变,沉吟不语。这么多年来,他“忠实”的对象,似乎只是对西太后的私恩而已,而不是对整个国家的公益。小时候,他坐在皇帝宝座上,可是背后有帘子下垂,皇太后坐在帘子后面“垂帘听政”,若隐若现之间,使朝臣听她的,而不是听皇帝的。第二卷噩耗大玉儿话既出口,就豁了出去,她跪在哲哲膝前,含泪道:姑姑,自从那年您带多尔衮回科尔沁省亲,他心里就有了我,我心里就有了他。那时管国家财政的,不正是他自己吗?那时不能据理力争也不能以进退力争的,不正是他自己吗?那时确定十五年之内海军不得添置一枪一炮决策的,也不正是他自己吗?……如今仗打败了,他自己的误国之罪,怎么说也有份吧?现在,他老了,他感到在有生之年,必须要做一点赎罪的事了,为了这样做,即使得罪了西太后,他也顾不得了。可是,他内心里却自责、惭愧,认为他自己的“忠实”是可疑的。皇帝从四岁登基以来,一直在皇太后威严的眼神下长大,二十多年来,没有一天不感到背后那一对可怕的眼睛。我在敖包前面许过心愿,我们早就……早就彼此钟情,有了嫁娶之约!哲哲恼怒地说道:玉儿,你瞒得很好!大玉儿惶恐道:玉儿绝不是故意瞒着姑姑,而是守着规矩,从来不敢和他过于亲近;再者,我们年纪都轻,他也还没有建功立业,不敢开口请求大汗指婚。其中海军经费给西太后挪用修理颐和园那件事,更使他痛心疾首。请皇帝注意这个三十八岁的青年改革家。第二部分西太后第23节皇帝翁同龢进了宫,把康有为的意见,偷偷告诉了皇帝。他说,等这次打了胜谕,对他的笼络,备极殊荣。当然,我也懂,你只是对大汗的想法,一时还转不过来……大玉儿打断她的话:不,姑姑,除了这点,还有别的原因。那时海军的经费是几千万,可是实际拨给海军的,却不过百分之一。这时正是甲午之战的第二年,中国打了败仗,割了台湾、赔了二万万两银子,皇帝在苦闷中。终身不嫁!哲哲一怔,察觉她神情很认真,心知事有蹊跷,便皱着眉头问:怎么了玉儿?莫非……你不愿意?大玉儿说不出口,神情尴尬地道:大汗……是我尊敬的长辈,怎么能……哲哲笑着接话:怎么能做你丈夫?大玉儿抗议道:姑姑!哲哲笑道:傻丫头!你记得不?多尔衮的额娘比老汗王年轻一大截,你瞧她多受宠爱啊!对丈夫,咱们原就该视之如父如兄。那时候他年纪小,听谁的,对他都。
推荐内容:
  • hhh49.vom
  • 你最幸福hhh49
  • 李夏怡1234中文注音
  • 力控视频监控
  • 色情逼逼电影
  • 第一色播电影
  • 色多多网站
  • 98色多多社区
  • 大胆美女全裸体扩阴